追蹤
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走出伴奏者的影子—貝蓓洛娃

她的名聲來自於她和亨答謝維奇的婚姻,也來自她長期處於廿世紀移民作家的圈子裡。她的作品在俄國出版的不多,而對其之評介,也幾乎付之闕如。這種情況並不難理解,因為革命先後分別有三批相當龐大的作家移民潮,他們分別往柏林、巴黎、美國甚至中國擴散。而多數的移民作家在德、法、美所出版的作品,當時並無法在蘇聯付印。也因此,廿世紀俄國移民作家的作品及評論,在蘇聯解體之後才大量出版。 一九九六年於莫斯科所出爐的妣爾別洛娃自傳The Italics Are Mine俄文版(一九八三年英文版,紐約。中文譯做「重點是我劃的」(時報))不過是這批出版熱潮中的小小插曲。而它最大的意義在於,她深刻的描繪出當時這批活躍於西方世界的俄國作家之生活面貌。而一般俄國人對這本書最感興趣的部分,就是她與亨答謝維奇相識、相戀到分手的種種。 她並沒有讓俄國讀者失望,這本自傳裡關於亨答謝維奇的部分貫穿全書。一九二二年,妣爾別洛娃決定跟隨亨答謝維奇,一同離開她的故鄉彼得堡,開始生命中一連串的旅程,當時她二十一歲,而他三十五。十年後,一九三二年,她決定離開這個當初投靠的男人,展開屬於自己的新生活,她說:「我知道要離開他就要快,不能等太久,因為我現在還沒有要「奔向誰」;但如果這樣的生活繼續下去,到了我要「奔向誰」的那天,他就會萬分難受,我並不想讓他嚐到這種滋味。」很顯然地,十年的時光已經讓她蛻變,準備飛向屬於自己的天空。 一九三四年,寫出了這部中篇小說〈伴奏者〉。小說裡,伴奏者與她所伴奏的對象─瑪麗亞的關係,很自然地讓人想起作者與亨答謝維奇之間的角色互動;而書中背景(從彼得堡—莫斯科—到巴黎)的轉移,和現實生活裡倆人遷移的路線亦如出一徹。 在〈伴奏者〉中,妣爾別洛娃很成功的將自己的形象,轉換成書中的兩個角色——瑪麗亞的丈夫帕威爾,以及伴奏者達呢琪卡。「伴奏者」所做的工作,就是讓她所伴奏的對象「發光」,因此她必須得徹底了解她所伴奏對象的特質;但是不管伴奏者多麼的出色,她永遠都只能依附著她所伴奏的那個主角。沒有了她,伴奏者自然也就不存在。要讓世人看到她的唯一方法,就是逃離「伴奏者」的這個角色。 書中帕威爾為了成全了瑪麗亞的幸福,選擇自殺一途;相對於此,妣爾別洛娃亦選擇了離開亨答謝維奇,來成就兩人未來的路。十年的光陰讓她明白,亨答謝維奇會是偉大的作家。他不順利的境遇,只不過是因為屬於他的年代仍未來臨,但終有一天這樣的光芒不需要她,仍會顯露出來;而如果她繼續待在他身邊,就永遠都無法開創屬於自己的天空。不管最終散發的光芒大或小,都顯得真實許多。 因此,一點也不令人訝異,在達呢琪卡離開瑪麗亞兩年之後,終於從「伴奏者」的影子走出,告訴自己:「人們大可以告訴我:一朵小花不足以見宇宙之美。但我不斷地告訴自己:你不能死,你不能停下來,還有一個人在這世上踽踽獨行,還有一些你該得到的,也許有一天你能得到……如果上帝存在的話。」 圖說 妮娜‧妣爾別洛娃 攝於巴黎。一九三七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