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二章 第二節 法律規定與政府政策

有關於女性角色的爭論與統治政權間的互動,在每次蘇聯領導人物轉變時特別明顯,繼任者通常會提出一套不同於以往的婦女政策。例如,在不同時期政權會以成立官方的組織作為婦女議題的負責機關,並且隨著政權與政策的走向改變訴求與功能。這些類似的機構經常扮演政府政策的傳聲筒,指導或宣傳政府對婦女角色的定位。 這裡討論的都是官方的正式組織,蘇聯時期並沒有一般民間性婦女團體組織。這些由官方設立主導的機構,政治訴求都十分明顯。這個就是所謂蘇聯時期婦女有「政治化」的現象。 一、 政權初期(1917-1930) 1917年布爾什維克在革命成功後,針對馬克思理論中有關解決婦女問題部分成立政黨中的「婦女部」(Zhenotdel, Women's Department 1919-1930)以代表婦女權益與鼓勵她們參與新國家的建設。「婦女部」由當時革命的女性元老柯爾泰(Alexandra Kollontai 1872-1952)及艾爾曼(Inessa Armand)主持,為蘇聯政府最初立法時爭取女性相關權益。除了柯爾泰與艾爾曼較為有名的布黨女性元老之外,布黨的成員有許多女性,她們在1917年以前就參與地下組織,推翻沙皇﹔她們成為革命家參與革命運動、內戰與蘇聯的國家建立。 就法律層面而言,此時立法有許多觀念比當時其他國家更為先進,在某些層面是的確符合解放女性於「私領域」的訴求。這些制度與法律的規定日後成為蘇聯政府的宣傳標榜,蘇聯政府標榜在解放性別議題上優於西方資本主義社會。其中家庭法、婚姻法與工作法都有較利於女性的具體規定,如﹕離婚可以不需雙方的同意、結婚婦女不一定需要從夫性、女兒和兒子的財產繼承的權利一樣。整體而言,列寧(V. I. Lenin)政策基本上是認定傳統社會未能給與婦女公平的對待,而蘇維埃宣稱婦女會有完整而公平的社會生活和社會參與。 在這段政權初期,由於他們仍相信革命運動將會在世界持續流傳,尤其是歐洲。因此隨著國際社會主義的建立,相關女性平權問題與國家認同問題都將消失。在另外一面象上,有關婦女問題的爭論是受限制的﹔因為除了上述的「婦女部」以外,其他獨立女性組織不能成立。 在1919年成立的「婦女部」僅維持到1930年。在史達林當政後,他又創立另一種組織負責婦女政策,與婦女相關的組織卻不再是純粹由女性領導。整體而言,布黨革命初期的婦女活動是積極的,在爭取女性權益的議題上多是由參與革命運動的女性領袖主導。雖然以後的政策走向不同,但是大部分蘇聯法律層面的規定已經奠基,隨著國內外政治局勢修正。 二、 史達林(J. V. Stalin)政權時期(1930-1953) 整個史達林時期在女性議題中最明顯的就是全能俄國女性的形象,他加強企圖創造一種俄羅斯式的女強人形象。這種俄國女性形象就是結合「母親」與「工人」兩種身分,一方面嘉獎多生育小孩的「母親英雄」,另一方面宣傳婦女在工業生產的偉大勞動。「母親英雄」不僅得到俄國官方的公開表揚鼓勵,亦提供每月生活費的補助。 史達林會有如此政策,可以由當時俄國國內及國際情勢分析。一方面由於之前的戰爭已經使得俄國國內出現人口危機﹔另一方面俄國在國際上標榜其重工業的發展,工業化需要大量勞動力的投入。人口政策方面,唯有大幅增加出生率可以平衡俄國流失的人口。因此女性生育的天職成為政府保護與宣傳的重點。而發展工業所需要的人力,尤其是低技術、低所得的工廠工人則多為女性。 相對於女性在工業生產上的大量動員,政治上的參與是呈現停滯的狀態。婦女問題甚至不再被提起,1930年代開始官方就以婦女問題已經被解決為說法,強調俄國已經沒有任何性別差異。沒有人敢質疑蘇共或政府內權力架構的高層中缺乏女性,任何可能因為性別因素所造成的問題及困難,會隨著共產主義進一步實施而解決。在革命成功初期,有革命元老所創建的「婦女部」被取消。史達林所成立的「婦女議會」則不再是由女性所主管,此時的女性組織只能為史達林宣揚他所強調的女性形象與經濟政策。同時成為戰爭時訴求反法西斯主義與政治動員婦女的組織。 史達林的妻子艾莉魯也娃(Nadezhda Alliluyeva),當時年輕亦頗有人望她在1932年去世。她的去世留下許多疑問,包括猜忌是史達林謀殺了她等等說法。而她的去世在某種層面上,降低了蘇聯婦女在社會上的地位。首先從史達林開始,蘇聯其他領導人不在偕同妻子亮相,直到戈巴契夫才真正改變,雖然赫魯雪夫時曾試圖改變但成效不明顯。甚至,史達林當時曾經嚴厲禁止一些領導人妻子的活躍行為,蘇聯領導人的妻子成為政壇上隱性的存在。 三、 赫魯雪夫(N. S. Khrushchev)時期(1953-1964) 在後史達林時期,赫魯雪夫又將婦女問題提到政治議程之中。赫魯雪夫認為在國家與政黨的高層中,明顯缺乏女性。當時提出的目標是提昇婦女政治意識、強化政黨對婦女的影響力。然而即使黨的綱領上規定這些組織是獨立的,仍是在黨的意識型態下運作,主要是因為領導成員屬於蘇共﹔且就蘇聯的政治文化而言,獨立組織是不存在的。 在1956年第20屆黨代表大會上,他表示在國家與黨內相較缺乏專業婦女的參與。當時蘇聯出現第一位女太空人-捷列什科娃(V. Tereshkova),捷列什科娃曾經擔任中央委員會的委員,並且成為蘇維埃婦女委員會的主席。 根據他所主張,因視其不同團體的需求而建立不同的組織。因此,創造了社會主義的女性組織,「婦女議會」主要功能與成長在此時,為呼應赫魯雪夫對於照顧婦女的需求及利益的主張。有關於婦女議會的發展歷史與演變一般缺乏認知,這也反應即使她們存在已久,也因缺乏政治地位而鮮為人注意。 赫魯雪夫同時試圖打破蘇聯領導人不偕同夫人亮相的傳統,他開始與夫人一起出現於公開場合,然而由於其妻的形象並未獲得民眾的認同,對於社會標準無顯著的影響。 四、布里玆涅夫(L.I. Brezhnev)時期及其後(1964-1985) 布里玆涅夫主政(1964-1982)這段期間的爭辯仍是存在於官方的討論,議題主要針對女性勞動生產的負擔。60年代末期到70年代爭論的最高峰,既然蘇聯婦女必須兼顧勞動生產與生育的重任,國家應該如何幫助婦女,是所有議題的重心。 1979年列寧格勒(今聖彼得堡)出現長期以來的第一次婦運活動。當時一份非官方的期刊「婦女與俄羅斯」在列寧格勒發行。女性政治異議份子討論的議題是當時蘇聯政府所禁止的,甚至是一般男性異議份子所未注意到的。這些議題包括:保障婦女平等權的憲法條文與社會實踐上的差異、女性在政治上受歧視、獄中婦女受虐、產科病房醫療品質惡劣、強暴案件日益增加以及有關托兒中心、墮胎診所等等。當時的婦運先驅模式較接近西方女權主義者,強調平等權與終止性別刻版印象。然而在當年(1979年)年底,她們受到東正教的施壓,教會宣稱要將她們逐出東正教。 這一波婦運先驅在宗教上受到很大的批判,並且缺乏國內影響 力。反而是西方國家重視且出版其著作,當時婦女運動並未引起風潮,所喚起的覺醒範圍也十分有限。 官方言論多限於與人口政策有關,其中家庭法、婚姻法與工作是較被提出探討的部分。家庭法在1955年到1968年之間曾經進行改革,改革涵蓋整體社會對於女性在公領域、私領域的界定,基本上蘇聯政策者意圖以法律明文規定婦女在勞動生產、生育與其家庭中演角色。 長期以來利用法律規定來規範女性的角色,公領域角色與私領域角色-工人與母親卻未能調和解決。這種透過法令規範社會角色是蘇聯時期的特色之一,尤其是有關於家庭婚姻法更是最直接管理與塑造性別形象的法律。 在1981年第26屆黨代表大會中,如何兼顧蘇聯婦女生產與生育,引起廣泛的討論。生產與生育就是經濟與人口議題,而這即是布里茲涅夫所面臨的兩難處境。 在1982-1985年之間,曾經短暫在位的有安德洛波夫(I. V. Andropov)及契爾年科(K. U. Chernenko),因為在位時間有限,且領導中心還不穩固,改革顯得力不從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