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三章 第五節 蘇聯婦女運動的定義與發展

此時各種訴求與改變呈現多元面貌﹕有女性主義的、民主的、新傳統、非民主與激進的面象﹔這些多元面象,成為新興俄羅斯聯邦婦女運動的新契機。事實證明,婦運成為俄羅斯社會的真正挑戰,新俄羅斯聯邦為數眾多的婦女組織就能證明﹕重建時期的婦運不是曇花一現,而是俄國婦女真正的訴求。 在討論俄國的婦女運動以前,必須釐清社會運動的概念。有關於社會運動的定義,參考康士坦丁諾娃對於俄國社會婦女運動所下的定義,她強調俄羅斯的獨特性,因為婦運在俄國缺乏統一的定義,可以觀察到許多政治與非政治的訴求與性別議題結合,和西方最初興起的政治訴求不同。然而,婦運定義的轉變現象和目前國際間婦女運動與女性主義定義演變類似,定義與訴求隨時代而轉變,目前與人權議題作為結合。 回顧所謂的女性主義(Feminism)的訴求,隨著時代而演變。從女性主義已經演變到婦女主義(Womenism)是近代的潮流。婦女主義強調不是特定性別的壓迫與抗爭,而是基於人文主義與人權的關懷。近代潮流亦衝擊到俄羅斯,當婦女主義將自己定位為人權運動的一部份,與重新為姊妹情誼(Sisterhood)下定義,俄羅斯亦出現以人權運動自視的性別自助團體,這個現象在蘇聯瓦解之後更為明顯。蘇聯瓦解前民族分離運動興盛,分離主義政治訴求與女性團體運動在政治訴求上串聯,這種定義上的轉變在蘇聯瓦解前後十分明顯特殊。 有關於婦女運動與女性主義的定義隨著社會狀況而改變,是目前國際間普遍的現象。不同價值體系所追求的目標與困境有有所不同,這是研究女性與權力、政策時學者提出的說明。學者並且指出經濟的計劃,亦有可能成為女性地位下降的原因之一。國際間比較明顯的趨勢是以人權運動的角度尋求女性地位,而介入政策之決定階層需要組織或運動的配合。 大致而言,蘇聯瓦解前性別議題與民族分離運動結合﹔新俄羅斯聯邦時期又出現人權運動的結合。台灣婦運喊出口號「只有消除所有人權的障礙,被壓迫的女人才能得到真正的解放」,有關於俄國婦運的演變和近代政治訴求的歷程顯示婦女追求政治地位的層面是多元的,婦女議題的演變與政府政策走向,與國家政治議程密切結合。除了具體參與政治的比例,一般婦女在政治上訴求有愈來愈強烈的傾向,這是研究俄國近代婦女與政治不能忽略的現象。 同時,基於「後社會主義國家(或稱後共產主義國家)」(Post-Socialism/Post-Communism)婦女參政有某些類似的現象,在此將蘇聯瓦解與東歐轉型時現象作一比較,可以突顯社會主義婦女相同的經驗。 近年來,一些研究的焦點集中在所謂的後社會主義國家,出現這樣的研究區分是因區域統治型態的特殊背景,因此將東歐與獨立國協國家視為後社會主義國家。東歐地區與獨立國協相對於西歐而言是所謂的東方﹔因此,也有所謂的東方與西方女性主義 的比較。用東方與西方來區分區域性別研究或許不夠嚴謹,卻也突顯出區域間的異同點。 1991年前後婦女在政治上的代表出現極大的變化,這些後社會主義國家國會代表驟降。因為1991年起,共黨統治的蘇聯與東歐共黨國家,已經成為過去﹔以往利用共黨機制維持的女性國會代表比例無法繼續。國會女性代表比例大幅下降,成為這些國家共同的特色。 表3-4,舉出五個共黨國家數據的做說明﹕俄羅斯、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亞,突顯社會主義國家以往標榜高比例婦女參與政治的現象消,這裡所提的相同經驗指﹕國會女性代表在1991年前後的差異現象,婦女代表比例大幅的下滑。

後社會主義發展的啟示在於突顯女性參與政治公眾事務領域的重要性。在國家改革與政權轉換時,發現女性可能在決s策過程成為犧牲者,而政經因素衝擊這些後社會主義新興獨立國家。 現在發生於東方的女性意識與定義已經不同於以往,過去曾經發生於60年代、70年代的女性意識基本上是起於白人上層中產階級並且侷限在該層級內。現在後社會主義國家的女性需要擷取之前西方女性運動,再基於其民族特性、歷史背景創造符合其對社會的政治參與模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