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四章 第三節 選舉分析

俄羅斯聯邦國會名稱為「聯邦會議」(Federalynoe Sobranue),由兩院組成,分別是上議院-「聯邦院」(Sovet Federatsii)與下議院-「國家杜馬」(Gosudarstvennaya Duma)。聯邦院代表的選舉辦法曾數度變更,最後是以俄羅斯聯邦現有89個行政主體各自選出兩名代表,因此上議院共有178名代表。下議院共450名代表,其中225名由單一選區選出,另外225名由政黨比例方式產生。 根據1993年12月國會選舉結果,上議院-「聯邦院」共178席中女性只佔9席(5%),下議院-「國家杜馬」共450席中女性佔60席(13.5%)。「聯邦會議」整體女性代表平均是10.8%,相較於舊體制的最高蘇維埃最後一次選舉是5.6%。整體而言,俄羅斯聯邦至今共舉行兩次的選舉,1993年國會選舉結果,兩院女性代表的比例是10.8%,而1995年兩院女性代表的比例是11.4%。 俄羅斯國家杜馬選舉是參政行為研究的主要對象,其中又以「俄羅斯婦女」政治聯盟的出現最為特殊。首先,研究所取的角度是﹕俄羅斯婦女如何界定她們的政治角色﹔與她們對於女性參政貢獻的評價。其次,分析其他政黨在拔擢女性參政方面的政策。俄羅斯聯邦獨立至今,兩次國家杜馬選舉(1993年、1995年)與1996年總統選舉是本節選舉研究的範圍。 一、 「俄羅斯婦女」政治聯盟 「俄羅斯婦女」(Zhenshchiny Rossii-ZR)是由費多洛娃所領導,她是前蘇維埃婦女委員會主席(1990年繼任至1992年該組織更名),該黨的成員並非激進女性主義份子﹔這個由女性組成的政治聯盟領導主要是沿襲前共黨蘇維埃婦女委員會成員產生,其所主張的價值接近傳統女性,而非西方女性主義。俄羅斯婦女強調婦女社會與政治的平等權利。在經濟議題上主張經濟改革人性化的途徑、提供社會支援與福利(如﹕免費教育與醫療)、強調法律與秩序之維持。由於該黨主張支持重拾部分前蘇聯較溫和的政策,包括恢復社會福利等﹔其成員多數出身共黨的蘇維埃婦女委員會,更是被對手批評是「穿著裙子的共產黨」。 「俄羅斯婦女」在新俄羅斯聯邦1993年國家杜馬選舉時共獲23席,1995年相同選舉時僅獲3席。俄羅斯婦女聯盟主席是費多洛娃,而國家杜馬的領導人是拉荷娃(Ekaterina Lakhova)。 改革派人士史塔洛維托娃對於俄羅斯婦女提出的批評,認為她們甚少論及政治議題,但是她也承認俄羅斯婦女的存在具有突破性的意義。「?至少她們的出現使人對婦女從政不再大驚小怪?我們生活在一個性別歧視很嚴重的國家。」 1993國會選舉 1993年國家杜馬選舉,俄羅斯婦女在單一選區當選名額不高,僅有2名﹔但是因為政黨得票率是8.13%,而分得23席。國家杜馬院-下議院共450席,其中225席是由單一選區直接選舉,另外225席必須由超過5%得票率的政黨按得票比例分配。政治聯盟-「俄羅斯婦女」領導人是費多洛娃,拉荷娃同時亦是葉爾辛總統在兒童、家庭與婦女議題的顧問。她們在國會職務分析如表4-1。s 她們在國會問政的領域已經突破以往刻板印象,不是集中所謂柔性議題。她們申明女性也是可以在傳統嚴肅領域發展,例如﹕預算、國防、經濟政策與國家安全。 多布羅沃斯卡亞(Marina Dobrovol'skaia)強調「女性可以在各種領域,有專業的問政表現。」,她認為即使如北約(NATO)與黑海艦隊(Black Sea Fleet)等所謂的男性議題,她也可以發揮專業的問政能力。根據她表示,十數年的職業訓練,使她在工作時並不會意識到有性別的差異存在。多布羅沃斯卡亞的言論是許多俄國女性在專業領域上的態度,要在男性議題上有所展現,去性別的態度是常見的現象。

1995國會選舉 1995年由拉荷娃領導「俄羅斯婦女」,她在參與1995年杜馬選舉之前發表的言論,表明該黨對於所謂的西方觀點的女性主義的立場。根據訪談所發表於網路上的言論,可以歸納出該黨的基本立場與參政訴求。首先,她所強調的是俄國社會自有其不同的特色,而西方女性主義所企圖追求的平等仍只是一種「女人在男人的世界」(women in place of men)的概念。而她們婦女黨的中心政策是基於「女人和男人並肩合作」(women being side by side with men)。她認為最需要克服的困難是俄羅斯男性沙文主義,尤其這個觀念明顯存在於國會階級﹔同時她們歸罪性別歧視的發生起因於國會杜馬代表本身。她自認其政黨所採取的政策路線是中間溫和,是非左派亦非右派的政治立場,這使得她們遭受一些攻擊。她預期此立場將會遭到比1993年選舉更大的責難,但對於選舉她表示樂觀。根據M. Buckley在選前專訪,她認為拉荷娃參選1995年的言論比以往偏激。 選自路透社的這篇文中在結尾強調,雖然「俄羅斯婦女」在選前的民調的支持率一直落後由昔日共黨所組成的政黨﹔但是支持率一直都高於5%。此外,亦有其他民調估計「俄羅斯婦女」應有10%的選票。然而,這次選舉的結果卻不如當初預期樂觀。「俄羅斯婦女」在單一選區獲得3席,相較前一次選舉增加一席﹔其得票率僅是4.61%,前一次得票率是8.13%。由於「俄羅斯婦女」未能跨過5%比例代表的門檻,國會中的席次又僅為3席,後續在國會政策影響力相對受限。 就得票率分析,「俄羅斯婦女」是1995年主要十二政黨中第5名,佔總席次0.6%。受限於5%門檻,「俄羅斯婦女」在杜馬因未能獲得足夠主導法案的人數,而出現政治活動與未來發展上的瓶頸。 1995年俄羅斯婦女聯盟中的3席都是經由單一選區選出,她們所參與的委員會方向大致和1993年相同。表4-2,是獲得連任的三位杜馬代表1996年在國會的職務。聯盟當中未能進入國會的其他成員,則是繼續活動,以她們目前在傳媒上所發表的言論顯示,俄羅斯婦女聯盟並沒有放棄單由女性籌組政黨的目標。

在1997年年初拉荷娃在接受獨立報專訪時表示,她們的目標不只是政治性聯盟,而是建立婦女的政黨。一般而言,婦女政治聯盟的發展有被其他政黨兼容的可能﹔也是說政治聯盟中的成員可能因為向其他政黨靠近而被吸收,或是某一政黨吸收該聯盟的主要政見與票源。 二、 其他政黨 除了俄羅斯婦女的比例代表名單是全部女性以外,其他政黨推選女性代表的數目都很低,排名在名單的順序亦是相當後面。1993年杜馬選舉各黨提名名單可以看出各黨在拔擢女性候選人的基本政策。十三個政黨與政治聯盟角逐這次選舉,在全部1757位候選人中女性僅為131位,候選人提名女性比例為7.45%。全部當選的36位女性中,多是由俄羅斯婦女名單進入國會。 除俄羅斯婦女以外,各黨的不分區提名名單上,女性的排名與人數都相當少且落後。具體說明各黨的提名「農業黨」(Agarian Party)名單中所出現的第一位女性排名第十七。夏克萊(S. Shakhrai)所領導的「俄羅斯統一和諧黨」(Party of Russian Unity and Concord)名單中所出現的第一位女性則是排名第十六﹔全部提名候選人194位中有6名女性,佔全部提名比例3.1%。「公民聯盟」(Uhf;lfycrbq cj.p)提名184名候選人中有5位女性,佔全部提名比例2.7%。提名女性比例較高的是「建設生態聯盟」,該黨提名44位候選人,佔總提名比例20%。 根據比例代表設計,任何一個政黨跨越5%的門檻,提名名單的前12名就當選。然而,有五個政黨甚至沒有女性排名在名單前12名﹔分別是﹕「農業黨」、「俄羅斯統一和諧黨」、「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ic Party)、「俄羅斯民主改革運動」(Russian Movement for Democratic Reform)、「俄羅斯前途」(Future of Russia-New Names)。 1995年一些政黨開始意識到「女性要素」,差異雖然並不是很明顯,但是至少影響政黨名單女性的排名次序。例如﹕由雅布林斯基領導的「雅布羅科政團」(Iabloko)名單中第三名與第六名為女性。蓋達領導的「俄羅斯民主選擇」(Democratic Choice of Russia)則是提名一位女藝人,在名單的第三位。「我們的家-俄羅斯」(Our Home is Russia)則是在第五名與第七名提名女性。雷布金集團(bloc of Ivan Rybkin)第十五位才是提名女性﹔季里諾夫斯基的「自由民主黨」名單第十位是女性。 相較於1993年的提名,「女性要素」在1995年的確發生一些效應,部分政黨提昇婦女提名的順序與名額。俄羅斯婦女所喪失的選票,在某種程度上轉移到某些政黨。這印證到政黨政治競爭的現象,某些政黨的政策在被其他政黨吸收之後,可能會式微。單一性別訴求政黨存在的前景必須有完整的政策吸引選民﹔否則,單單以婦女政策吸引女性選票,很可能被其他政黨吸收政見而無法繼續獲得女性支持。 進一步研究1993年及1995年的選舉行為,發現女性選民的政治態度與男性的確存有差異。男性較為支持「自由民主黨」、「俄羅斯民主選擇」、「共黨聯盟」﹔女性整體而言比男性更傾向支持「俄羅斯婦女黨」,也較支持「雅布羅科政團」、「我們的家-俄羅斯」。 分析現在的俄羅斯聯邦國會中女性代表的比例,國家杜馬是10.2%(1995年12月),聯邦議會是0.6%(1996年1月)。根據1993年世界國會聯合會(International Parliamentary Union)在全世界各國國會席次的調查,大部分國家女性國會代表所佔比例幾乎低於11%。僅有六個國家國會女性席次超過30%。北歐斯堪地納維亞半島國家中瑞典、挪威兩國因為執政黨實行「強制性別配額提名制度」,女性國會席次超過35%。強制性別配額提名制度是一種政黨自行約束的設計,也是北歐國家普遍提名政治候選人的慣例,對於其他國家政黨在實行民主選舉制度、政黨拔擢人才制度上具有示範意義。 三、總統選舉 以1996年總統選舉作為投票選舉行為分析時,性別差異並不明顯。對於候選人的支持在性別上差異不明顯,這次選舉基本上是沒有女性候選人競爭的空間,民意研究中心對總統後候選人的調查更顯示,未來的俄羅斯總統應該還是男性。1995年11月民調中僅有五成一的民眾可以接受女性元首﹔另一份1996年總統選前的民意調查則顯示,有42%的受訪者主張俄羅斯總統應該是男性。該次民調顯示在25歲以下的年輕人還能夠接受由女性出任總統的可能。至於中年與中年以上的受訪者,則多數無法接受女性出任總統。民調似乎顯示要俄國人民接受女性政治家成為總統,在短時間內可能性不高。 既然俄國已經出現單由女性組成的政治聯盟,選舉時推出候選人是政治團體重要的政治活動。俄羅斯婦女是否推出候選人引起一番注意與討論。根據M. Buckley在1995年10月的訪問俄羅斯婦女,費多洛娃拒絕過早提出可能的人選,以免候選人遭到攻擊。 聯盟中其他成員對於參選總統的態度並不明確。日莉娜(Zhilina)和多布羅沃爾斯卡亞都認為她們會計劃提名總統候選人,但是認為當時提名可能引起一些不滿。斯克莉奇娜(Skripitsina)則表示「社會還未成熟到能夠(接受女性候選人)」,她進一步補充認為拉荷娃是合適的人選,只是知名度還不夠。維博爾洛娃(Vybornova)亦表示拉荷娃是合適的總統候選人。 雖然費多洛娃曾經在1995年12月的記者會上表示,帕菲洛娃有意願成為一名女性總統候選人﹔然而,到了1996年帕菲洛娃並沒有提出競選,而是史塔若托娃提出了。然而,史塔若托娃競選所必須的公民連署,因有部分涉嫌偽造而被拒絕。這次選舉俄羅斯婦女並沒有推出候選人,也無任何女性參與這次的總統選舉。 1996年總統選舉經由兩階段產生,第一階段的主要競爭候選人皆為男性,選舉結果葉爾辛獲得連任。第一階段的11位選人中s,主要競爭是葉爾辛與朱甘諾夫。第一輪葉爾辛在獲得35.28%,朱甘諾夫獲得32.03%﹔第二輪葉爾辛在獲得53.75%,朱甘諾夫獲得40.24%,葉爾辛獲得連任。 學者分析認為1996年總統選舉,性別差異在投票選舉行為分析上不明顯。但是,分析政治團體提名過程,一方面顯示民眾對女性元首的接受度不高﹔另一方面婦女團體亦缺乏競爭的信心。由俄羅斯婦女政治聯盟遲遲不推出候選人的理由,是擔心提名候選人遭受批評,俄羅斯出現女性元首的時機似乎仍有一段相當距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