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四章 第四節 新興婦女團體與組織分析

釐清在此所分析的所謂婦女運動並非西方女性主義的概念,因為所有的組織與參與活動的成員只有少數自視為女性主義者,其它都堅稱她們不是女性主義者。為了釐清與突顯俄羅斯新興婦女團體與組織的特色,我們可以大致將婦女團體分為幾類﹕與民族主義運動陣營結合或其中的婦女部門﹔單一女性的政治團體或政黨﹔以職業為區分的婦女團體﹔女性意識覺醒團體﹔婦女自助團體。其中政黨部分已經在之前選舉分析俄羅斯婦女黨,以下我們舉例說明這些組織的成立訴求與活動目標。

民族主義運動

當民族主義運動發生於蘇聯時期時,婦女就已經與民族主義串聯。造成這樣現象的原因必須追溯蘇聯政府當時的政策,最高蘇維埃中一直強調各個民族的代表性,許多女性所代表的是其民族,以1991年政治名人錄所列舉出的女性代表十八名中,一半是最高蘇維埃民族院的代表。她們一方面代表女性提高蘇聯整體女性參政的數字,另一方面代表本身的民族參與蘇聯政府。婦女與民族代表間如此淵源,不難解釋為何民族分離運動中,政壇婦女的明顯支持態度。 波羅的海三國的獨立運動,即是造成民族主義與女性主義聯繫的開始,許多女性團體加入了獨立運動的陣營。然而部分陣營中的婦女後來脫離出來另組團體,因為她們為了強調某些並不被男性所重視的議題而分道揚鑣。在1990年間成立的婦女組織甚至有支持蘇共重拾領導地位、反對市場經濟的訴求。

反戰運動-車臣戰爭

戰爭的發生對於婦女的政治立場是一變數,也就是說,戰爭影響婦女的政治主張。車臣戰爭是俄羅斯聯邦成立後極為明顯的例子,俄羅斯婦女反對政府對車臣的政治立場,並多以母親的身分團結在一起,反對政府出兵的立場。 1995年俄羅斯聯邦發生車臣獨立內戰的同時,婦女團體加入抗爭行動,她們抗爭的訴求是反戰的。這兩次獨立運動都獲得一些婦女團體出面支持,但是支持的基礎並不相同。相較於之前波海三小國獨立運動,政治訴求獲得婦女的支持﹔車臣戰爭則是基於反戰訴求。反對出兵的訴求是基於母親保護孩子,並非支持車臣的獨立,當時由母親所組成的抗議團體走上街頭,要求俄國政府停止對車臣戰爭。 戰爭與婦女的政治立場的互動,並非僅僅發生於俄國。在其他政府或交戰團體常常出現強制徵召入伍的爭議,尤其是許多軍人實際上還是小孩或者仍非常年輕。國際上許多反戰訴求的抗議者是女性,這類團體的號召與動員能力直接對發動戰爭的政府形成政治上的壓力。在俄國許多團體的組織動員能力並不明顯,反戰運動卻是少數實際走上街頭,直接對政府訴求的團體。

職業團體

以職業為區分的婦女團體有女性作家聯盟、女性記者俱樂部及女性攝影師協會等等。職業婦女團體和政治團體是不同的,其所關切的議題較為侷限﹔然而其目標卻不一定狹隘。基本上一些組織是承襲加入工會的精神而出現不同職業團體,亦或許與共黨長期重視組織運作而婦女經常加入地方組織與工會。不可諱言其中一些結盟雖然標榜女性,卻不能視為俄國特殊婦運形態,其結盟之訴求有時是基於商業的利益。在分析新興組織時,舊有機制遺留的模式有利於她們在新環境達成經濟利益﹔某些以職業為主的團體即是如此。 女性作家聯盟是具有俄國文化特色與提昇婦女地位使命感的組織,在成立大會上宣佈聯盟確認「女性原則」(Feminine principle)為社會及文學創作的原則。雖然寫作是她們主要的活動,她們更自許透過女性價值觀改變社會。類似這樣的組織不少,通常都有很強的社會使命感。

互助團體

婦女互助團體成立強調婦女應該自助,並積極進取以改善自己的經濟、社會、政治地位。舉例說明﹕「婦女為社會重整」(Women for Social Renewal)組織成立於1989年,她們設立危機中心協助婦女,提供貧窮婦女身心及物資支援,以避免她們的生活陷入酗酒、藥物濫用或遺棄子女。類似酗酒等問題是俄國嚴重的社會問題之一,具體幫助窮困婦女脫離危機的救援組織在相當程度上是十分需要的。「婦女為社會重整」的代表組織是SAFO(Free Association of Feminist Organizations)。地方上有許多女性團體組織,都聲稱其組織能代表俄國婦女發言,並積極尋求國外團體的財務支援。

學術機關

學術機關以性別研究為標榜的有「莫斯科性別研究中心」(Moscow Gender Center),該中心是附屬於俄羅斯科學院社經研究所之下,在國際間享有聲譽,積極參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中心以學術研究為主,透過經濟學、政治學、社會學等途徑研究與傳播性別研究。透過參與國際性組織會議與在俄國舉辦學術會議,研究俄國性別議題與歐美女權思想,該中心關心俄國國內婦女地位的提昇與當前處境。 學術會議的召開是目前常見的模式,在1991年蘇聯瓦解前,因為「開放」政策的實行,婦女議題不再是以政府政策為討論的出發點。1991年「第一屆獨立女性討論會」在莫斯科近郊Dubna舉行,開啟以學術會議為婦女議題研究的模式。目前俄國許多學者積極籌備以教學開課方式,提昇婦女權益的意識。 然而,仍有許多俄國婦女對於婦運並不認同﹔在一份以女性工人為主的雜誌上,婦女投書表示,她們對現存的組織缺乏歸屬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關切。基本上,部分婦女團體面臨到認同的危機,因為付諸行動支持婦運的人數有限。某些俄國婦女團體在國際間的知名度高於國內。這是現在俄國婦女運動的瓶頸,畢竟她們的目標是爭取國內婦女的支持。俄羅斯的婦女團體與組織中,以女權思想為訴求的很少﹔俄羅斯婦女支持這類活動程度不高。事實上,從團體組織與學術研究相比較,女權思想仍被視為學術研究的層面。 一些俄國學者在對於未來努力的方向上,配合聯合國1979年所宣示的文件對婦女權益的維護的主張,提出要維護俄羅斯婦女的權利,聯合國規範可以作為最好的目標。柯林諾娃就表示當前最重要任務,就是以聯合國的宣示為俄國努力的目標。 這不僅是維護婦女權益,俄羅斯亦應加強對人權的基本保護,而聯合國從1979年的主張,到1995年北京世界婦女大會的宣示,是許多學者對俄國未來的期許。尤其是俄羅斯在1980年已簽署聯合國有關婦女的宣言,1995年北京婦女大會後對俄國婦女權益的持續觀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