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四章 第五節 民主政治與婦女意識的覺醒

在政治層面上的結盟,最為活躍與積極的組織是前共黨成員,尤其是蘇維埃婦女委員會的成員。她們長期以來在制度設計下成為政府女性的代表,由於改革使其固有之權益犧牲。婦女政黨的成立基於這個特殊的時代背景,亦即為民主政黨政治中常發生的利益團體結合。婦女黨的成立原因如此,在選舉的表現則是人民對其期許與支持最為直接的反應。 「俄羅斯女性主義必須依據其是否獨立做為判斷。」俄籍性別研究學者Posadskaya對於俄羅斯婦運提出的看法。在其他專訪資料中她亦為目前俄羅斯地區進行的相關婦運提出說明。她認為現在俄國女性認知到她們多年的團結是被迫的,之前的團結模式只是建立在共黨機制內,僅僅具有宣示性的一種表象,俄羅斯婦女未曾真正團結,不論是政治層面或是其他社會層面。因為「唯有真正屬於女性自發的團結,才能提供她們改善社會地位的力量。真正的女性團結必須是獨立的,不能只附屬於國家或政黨。」 在俄羅斯實行經驗上,我們看到女性團體的成立只是為政權作背書,完全附屬於國家機制或是政黨之下。如果權力運作的模式完全無法自主,「她們」-所謂婦女代表,既無法代表她們本身,更遑論是代表所有俄羅斯女性。用這個觀點回顧以往蘇聯的婦女團體-蘇維埃婦女委員會、婦女議會等刻意標榜婦女的組織,都無法真正代表俄羅斯婦女的政治態度。 現代民主政治所一直強調的是「合法性」﹔也就是說,缺乏合法性的團體或個人是無法真正行使權力。長期以來,共黨扮演所有俄羅斯權力運作的中心﹔一個在政治上是絕對的中央集權的國家,其婦女所能擁有政治的資源是經由極權的中央分配。因此,我們得到的結論是這些資源並非真正的政治權力,而婦女的政治地位操控在國家機制之下。如今極權不再,民主政治的權力概念是分散的,女性的政治地位也不可能由分配而來。 對於新的權力運作模式,俄國女性或許還不熟悉﹔分析幾次選舉發現婦女在選舉中的表現不佳。若僅以此現象推論俄國婦女政治地位是極為低落並不公平。選舉只是政治參與的一種,並非唯一的方式。而對於新政治權力的取得模式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 民主不是萬靈丹。對於婦女政治地位而言,民主並不是兩性政治平等的結果﹔而是學習兩性平等參與政治的開始。尤其經過本研究對於其他所謂民主國家的觀察,真正婦女整體地位的提昇,需要有賴女性意識的覺醒與整體社會的認知。缺少任何一項因素配合,都無法改善女性在近代政治參與中不利的處境。 在1992年以後至今,俄羅斯學術界對於性別研究較為熱中的傾向。可以從陸續有數次與性別相關,特別是以女性為會議主題的學術會議在俄羅斯召開得以證明。然而,我們也得以知悉俄羅斯目前性別研究的活動範圍仍是集中於學術範疇,廣泛的社會風氣仍未形成。 民間對於提昇婦女地位的力量並未受到政府的重視,以至於身為政府領導人所發表的言論似乎並不支持女性公共事務之參與。這點也足以支持國際人權調查所獲得的結論,俄國婦女的權益實在有待提昇。如何提昇婦女在各個層面上的權利與地位?根據研究政治參與行為及俄國研究學者所提出的方法,其中最重要也是根本的方法是婦女共同參與政府決策過程。這與近年來台灣在相關議題上的主張是極為類似,婦女參與決策過程才是提昇政治地位的根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