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五章 第二節 研究結果與啟示

由過1993年、1995年兩次國會杜馬選舉分析,單由女性組成的政治聯盟「俄羅斯婦女」因訴求無法跳脫前共黨的侷限,氣勢先盛後衰。國會杜馬選舉一半席次是以政黨比例代表產生,1993年俄羅斯婦女成功獲得8.1%席次,1995年俄羅斯婦女則是4.61%,由於1995年未能突破5%比例代表制的門檻,目前俄羅斯婦女在國會是只有3席的小黨。顯示單一性別訴求的政黨,其發展空間仍有限,俄羅斯婦女因此面臨轉型的壓力,但她們仍堅持純女性自組政黨的訴求。 俄國經驗所顯示的意義,所謂「民主」的選舉制度模式似乎不利於女性。事實上,女性參政的空間不一定是經由選舉而來﹔以北歐經驗而論,政府執政黨主動拔擢女性首長亦是重要途徑。目前選舉制度設計下女性缺乏競爭的優勢,類似這類不利於女性的狀況,是可以透過政黨以「強制性別配額提名制度」補救。透過研究北歐女性參與選舉行為,我們發現經由政黨提名設計保障女性提名比例,為一有效鼓勵女性參政的方法。當然,這是基於婦女的自由意願,並非由政黨運作指派的。 回顧之前的蘇聯,一方面我們必須認知到婦女的政治地位在權利與權力運作上是不協調的。尤其是在蘇共權力中心-政治局與書記處,女性的成員比例之低,與女性基層比例相差懸殊。在我們充分了解到這個現象及其成因後,分析在現今民主架構下的發展及相關可能的預測。蘇聯是採取所謂民主集中制,是一種極權方式的統治方式,在這樣的架構下權力的來源管道受限。然而,真正的民主政治的權力是一種分散的概念﹔政治權力來自於人民而其婦女得以獲得政治地位的途徑是更多元的。政府為主的拔擢管道與直接參與選舉都是主要途徑。 二、保障制度與行政拔擢 葉爾辛在1993年盧布風暴之後任命女性為中央銀行的主席,這項任命對於俄羅斯而言是史無前例的。因為女性所涉及的領域有傳統刻板印象,文化、教育、社會福利、衛生保健,這些領域出現女性首長幾乎是俄國自蘇聯以來的慣例,財經首長則是首例。葉爾辛提名女性為央行代理主席,並不意味是對女性地位的提昇﹔而是這項任命顯示,在尊重專業的前提下,拔擢女性的空間是存在的。帕拉莫諾娃臨時任命的央行主席,並沒有繼續在葉爾辛改組後內閣之中。這項任命在某種程度上受到目前國際潮流影響,與俄國婦女承受經濟危機的背景有關。 由行政管道拔擢女性是近年來國際間的趨勢,各國部會首長女性的比例不僅有增加的趨勢,性別刻板印象亦開始被打破。各國政府用人上存在刻板性別印象,現在有部分被打破。這種趨勢不只是在俄國發生,我國的內閣任命亦是如此。例如﹕近年我國出現第一位女性內政部長即為一例。我國女性擔任首長在財政、醫療文化方面,內政、外交、國防從未出現過女性首長。美國起用女性首長的領域亦在增加,例如美國國務卿(Secretary of States)第一次由女性擔任-歐布萊特(Albright)。意味刻板印象在改變﹔俄羅斯的現象在政治運作上,開啟女性參政更廣泛領域的機會。 雖然這些行政首長並未經過民眾直接選舉過程,她們已經進入國家機械中,成功獲得其政治上的權力與地位。婦女參政管道不只限於選舉,行政拔擢也是重要的管道。行政拔擢需要政府領導人更積極的態度,提昇婦女政治地位,爭取婦女決策的參與,必須透過多元的管道。 有關選舉的分析則是顯示選舉制度並不利於女性。我們並不僅僅是以俄國境內所舉行的選舉活動作分析,因為畢竟俄國民主選舉才剛開始。透過國家的選舉行為分析,女性要以此為獲得政治權力,與男性相較為劣。一些國家會以保障性別一定比例規範當選者的性別比例,以保障女性政治地位。同時也發現這些保障常常是透過政黨政治落實,而不是單以憲法等制度面制定為法規。關於這點即是本研究對於未來具體增進女性政治地位所主張的方法,透過政黨政治,在提名上設計提昇女性的政治地位,而非從憲法硬性限制保障單一性別。 作者相信保障政治上的參與是許多女性權益保障的根源,而婦女參與決策過程的提昇有助民主政治的實踐。「沒有女性的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不僅僅是俄國婦女運動的口號,更是許多面臨民主轉型國家的共同理念。也就是說,女性的政治參與是建立民主政治必要的因素。 三、對我國的啟示 女性政治地位的保障亦是近年國內政治的重要議題,究竟如何兼顧「民主」與保障「弱勢」成為議論焦點。女性參政的目前,就政治實際的運作面而言,的確居於相對的弱勢。如何界定民主政治的平等意涵,保障女性的基本精神面臨一個難題,就是如何界定女性政治代表的合理比例。合理女性代表比例是一個難以界定的數字。可以從不同觀點申論﹕若以女性約佔人口二分之一而論,是否二分之一的女性代表比例才是符合現實社會﹔然而,試問是否有足夠的婦女願意加入投入實際的政治活動。因此,無論是目前我國婦運積極主張的四分之一女性比例下限,或是用女性參政較積極的北歐各國普遍的三分之一比例為下限,都未必能適切的反應社會需求。顯然不同國家、不同時代,所持態度並不相同,以單一比例為下限設定女性代表比例,仍具有爭議空間。 我國現行的十分之一婦女保障比例已經不符合目前的政治現況,反而成為女性參政比例上不良的示範。因為憲法規定十分之一的比例,暗示女性合理的代表僅為此,反而侷限政黨候選人提名比例。我國憲法第26條第7款對於國大代表婦女保障名額規定是-「婦女團體選出代表,其名額以法律定之。」增修條文第一條規定是「在五人以上十人以上者,應有婦女當選名額一人,超過十人者,每滿十人應增婦女當選名額一人。」全國不分區與僑選部分是由政黨比例方式選出之,「各政黨當選之名額,每滿四人,應有婦女當選名額一人。」立法委員婦女當選規定,憲法第64條亦是採取法律另定之,增修條文第四條規定是「在五人以上十人以上者,應有婦女當選名額一人,超過十人者,每滿十人應增婦女當選名額一人。」 為促進政治參與以及維護婦女權益,應該提昇政治共識。若僅僅以憲法規定為訴求,缺乏彈性空間﹔從俄國經驗我們得知,較高比例女性政治代表,不等於較高的政治地位。根本上在政治文化的認知程度必須與制度層面相符合,而女性保障名額的設計才具有實際的意義。 因此,作者分析的結論主張,一方面透過政黨政治良性競爭,運用提名制度鼓勵女性參政﹔另一方面政府透過行政拔擢優秀女性進入決策階層。政黨基於其政策與理念設定提名比例,而這個提名的理念會透過選舉,接受人民的檢驗政黨與選民間的互動,可以逐漸提昇婦女的政治地位。作者分析俄國國會選舉時,發現存在這種良性競爭的可能性。政府秉持保障各族群平衡的理念處理性別議題,並且在決策過程中充分尊重女性參與的權利。 我國可以透過政府行政拔擢與政黨提名設計,提昇婦女政治地位。同時俄國女性投入公共領域的經驗啟示是﹕我國有愈來愈多的女性投入公共領域,女性在社會上承擔更多的責任時,要如何避免讓多重角色的扮演變成多重的負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