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風景之外

全俄展覽館兩邊的建築物擋不住風,走在路間備覺辛苦。找了一處賣便宜咖啡跟熱狗的攤位坐下。咖啡是即溶雀巢,熱狗是爐微波,總共十八元盧布。每一次在路邊買這種咖啡時都已經逛到頭暈腦脹,老來不及跟老闆說,請不要加糖。 加糖也不會太難喝,只是習慣黑咖啡。熱狗微的不夠,有點難吃。面對全俄展場數大的建築,一種粗糙的難受感一直持續著。 因為上次時間很趕,來不及逛全俄展覽館的賣場。或許是星期一的關係,整個展場區人並不多,很多建築物裡冷冷清清,店員不是在打瞌睡就是在看書(從封面看來是偵探小說、羅曼史一類),要不就群聚哈拉。向一間賣相機的店詢問,哪裡還找得到俄國相機、鏡頭?女孩跟我說,現在很少了,至少在全俄展場裡沒有。過往,這種店在莫斯科很容易找到,在舊阿爾巴特街上就有很多間,但現在全不知去向。離開展場時心想,下一次再來全俄展場,也許又要等個十年。 今天還是不想出門。但被我拖延許久的機票確認一事必須辦妥,瑞航的辦公室在地鐵Pavelezkaya,離我住的地方不算遠,正南方環形線上。在這一站出口便是Pavelezkaya廣場,從廣場旁的車站,現有電氣火車可直通機場Damodesova,票價五十元盧布,真是人性化的票價。 沒幾分鐘就將機票搞定。想起有兩間出版社就在這附近,決定去看看。 一間是莎士比亞書店,專賣英文原文書。幾年前在這裡唸書時,大陸女詩人張耳曾在這裡辦過詩歌發表會,偶爾在書店會有小型的讀書聚會等。從旅遊手冊上得知,現在莎士比亞書店跟Ad Marginem在同一個地址,顯然兩家合併了。Ad Marginem出過一系列的當代哲學思潮的譯書,一九九二年開始譯介諸如德悉達、傅柯、羅蘭巴特等人作品,此外,索羅金那本被告上法庭的書,也是Ad Marginem出的。 俄國大部分的出版社都有設有門市,兼辦公室。過往在俄唸書時,同班同學很會找這樣的出版社鑽。一方面是因為這些小門市除了擺賣自己的書之外,也會有一些尋常大書店看不到的書籍。正常的情況來說,這些出版門市的書會比大書店便宜一些。 依稀還記得幾年前往莎士比亞書店的路。Novokozkenskaya街上行人不多,路間有軌電車通行,從地鐵到書店應該一兩站,但以往我們和同學總是散步到書店去,很少搭乘電車。對有軌電車(Tramvai),我和Sveta一樣有種莫名的情感。外在感覺,無軌電車像公車,有軌則比較像火車。後者長得敦敦厚厚的,行間速度平緩,發出咚隆咚隆的聲音。每次遠遠聽到有軌電車的聲音,會有種忍不住想跳上去的衝動。對有軌電車的特殊情感,一直蠻妨礙我進入布加科夫《大師與馬格麗特》首幕作家有軌電車輪下死的場面。 奇異的是,往莎士比亞書店的這條街,一直都是寒冷的感覺︰風冷,蕭瑟。沒過多久就看見往書店的巷弄。Ad Marginem位於街巷的交口,而莎士比亞則小轉個彎,皆位於地下室。一進門左手邊是櫃台,剩餘的三面牆壁從地板到天花板堆滿各類書籍,略為分類,中間兩個書桌上擠滿一落一落的新書。因為擁擠,而感到溫暖。書店裡面人不多,因此就乾脆蹲窩在書架角落,歪著頭東翻西找。這種樂趣,在大書店裡是很難享受到的。 在轉角的莎士比亞書店,往地下室的牆邊點著一盞暖黃色的燈,書店裡乾淨整齊,與Ad Marginem大異其趣。依然大部分的書櫃賣英文原版書,許多二手舊貨。正前方則是俄譯版本,左手邊是俄國文學櫃。找不到Sveta想蒐集的波赫士,就幫她帶了一本貝克(Samuel Beckett)的選集。 步出書店恰好是下班尖峰時間,為了避開人潮,刻意到地鐵附近的雀巢咖啡棚裡小憩。咖啡一樣忘了請店員別放糖,跟全俄展場的熱狗差不多難吃的pizza,身旁風景既不細緻也不優美,但因為曾經窩縮在書的身旁,其他的一切,全,都退到風景之外,遙遠,且模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