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終結紅場

彷若塔可夫斯基的電影中的場景。 晚上等Sveta下班之後,我要陪她去逛街。這樣聽起來很奇怪——一個外國人陪俄國人去逛街。但實情便是如此,Sveta想要買新衣服,她上班時必須穿稍微正式一點的服裝,大致西裝褲或者裙子配西裝外套。現有的兩套她都已經穿膩了,且因為之前工作薪水較低,所以她這些衣服都在市場上買的,質料款式都不甚令她滿意。由於她買東西的習慣是「遲疑派」,因此最好有個「當機立斷」派的跟在旁邊。 約好六點四十,在Ohotniy Ryat的中廳碰面。莫斯科人約會碰面的地點很常直接約在地鐵裡面,講法不外是︰從市中心出發的第一個或最後一個車廂(往郊區方向的意思)以及中廳。通常如果我們碰面的地點是往郊區方向,就選第一個;往中心的話選中廳,因為市中心站點經常不是開放式的車站,無法看到整個車站的狀況,因此萬一有人搞錯會很麻煩。現在有手機的人當然不用顧慮那麼多,不過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配有手機。 下午我先到Lubyaka附近找一間大書店,叫Biblio-Globus。在台灣時,我曾經從網路跟他們訂書,到莫斯科之後才知道他們有實體書店。時日已久,也不記得網路與實體的價差,想來應該是差蠻多的。地鐵站的地下道便有這間書店的路標,可見應該真的頗大。出站口,路旁開始有小販擺攤,那表示書店就在不遠。通常有較大的書店或書區聚集之處,沿路一定會有販售相似物品的小販,過往經常可以在他們的攤子上找到已經絕版的書籍。以前俄國的書一刷之後就不再重刷,賣完就算。因此搶不到書就得到舊書店問,或者直接跟這些小販詢問——他們會有辦法弄到你要的書。現在應該都會一刷再刷,已經掛點作家的書很多出版社都有出,因此只是版本的不同。 我經過那些小販,稍稍一轉彎看見馬雅科夫斯基的大光頭——他的博物館。博物館門口必須經過一個洞口,座落於一區建築物裡,洞口是往那區建築的通道。正中央圍起一個高至天花板的封閉玻璃館,裡面有裝置品︰一排手掌、一隻綁著鐵鍊的惡犬,還有一堆因為大量蒙塵而無法辨識何物的東西。雅科夫斯基光頭雕像後面也有裸露陳設的裝置︰一隻巨大從瓶口流出顏料的顏料罐,一台不知道啥機器,也都有點髒兮兮的。 穿過洞口,左邊進行工事,就在博物館的入口前面。入口上方是巨大的鋼架,最上方小字寫著博物館抬頭,鋼架下也有一些機械的裝置,總之是要努力營造出「未來主義派」的風格。展覽廳在地下室,今天修館。上方櫃台旁邊一整排書櫃,什麼樣的書都有,分類很雜,書櫃對面則是藝術類︰蘇聯時期的宣傳海報畫冊(裡面是單張可讓人錶筐擺掛),上世紀初前衛藝術家的畫冊、幻燈片、文學藝術相關的錄影帶(俄國的錄影帶是歐洲規格,必須是多系統的錄放影機跟電視機才能播放,或者要轉帶)、錄音帶、明信片……我挑了一套Petrov-Vodkin的作品明信片,一九六九年出的,蒐集的作品很多是素描畫作。 博物館的工作人員一邊興高彩烈的玩填字遊戲,一面向我推銷其他的畫冊。買了其中一本是Petrov-Vodkin的信件、相關評論文章,附有詳細的註解,一九九一年出版的,還有一本完全不知名的女畫家,叫Eva Pavlovna Levina-Rozengol'g的畫冊,二十元盧布。後者吸引我的地方在於,她所有的作品,無論是人物、風景、草木,都呈現一種高度流動的效果。Eva Pavlovna生於十九世紀末的最後兩年(一八九八),於一九七五年逝世。 早期創作是很傳統的油彩畫,我對油彩比較冷感一點。之後開始出現我很喜愛的一系列人像、風景畫,是用看來紊亂的線條、大量的留白與墨黑營造出人群百態,大約是一九六○年左右的創作,七○年代這些人物風景開始上色,但他們的姿態卻好像快要融化在背景裡一般,有一種哀傷卻寧靜的感受。一直到非常晚年她的創作才受到注目,由一位藝術鑑賞家Mihail Alpatov引薦給莫斯科普希金美術館,於一九七四年辦過一次展覽,隔年她便逝世。我不清楚將有多少藝術家的作品將如此被世人遺忘,但像Eva Pavlovna這樣的藝術家肯定不少。 決定去參觀博物館樓下的廁所,擇日等博物館開放再來看展。樓下也是一派未來主義的裝飾風格,鋼鐵作的椅子、裝置品倚靠牆邊,廁所上方也用深鋼漆色歪寫著「WC」——可惜馬桶是很正常的瓷磚,而非鐵製。 Biblio-Globus離博物館沒兩步,入口非常小,且已經擠滿了人。原本我以為是大書店的關係,一進到裡面就後悔了——全部的書區皆擠滿前來購買指定閱讀書本、教科書參考書、各類文具用品的大大小小學生及他們的父母親、同伴,結帳櫃台更不用說是長龍大排。遺憾的拋下那本肥厚的塔可夫斯基回憶錄,狼狽離去。 於是只好往Ohotniy Ryat的方向逛去。由於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且我想應該不會再有時間專程參觀紅場,便趁機前往把底片殺一殺。紅場其實沒有很大很大,我想不會比一個足球場大。如果從歷史博物館旁邊進去,那麼正前方便是聖瓦西爾教堂,左手邊是古典建築式購物中心GUM,右手邊便是克里姆林宮,從紅場這邊只有高官進出,克里姆林宮城牆下窩著方塊疊成的列寧墓,裡面躺著列寧。 雖然這個故事已經說到快爛了,但我想不知道的人應該還是很多。「紅場」,俄文Krasnaya是紅色的意思沒錯,但在這裡並不是因為他的顏色或者曾經在這裡發生的啥血腥事件,而是根據俄國著名的達利(V. I. Dali)辭典上面「紅色」意味著美麗、美好「Krasivaya」的意思。紅場當然不是一開始就長這樣,原本也不叫紅場,名稱幾度變易,正式成為官方名稱應該是十九世紀,不過十七世紀的文件便已經有這樣的稱呼出現。 目前紅場所見的建築順序大概如下︰克裡姆林宮城牆的那幾個鐘樓出現的時間是十五世紀、聖瓦西爾教堂是十六世紀,而杵在教堂前面那尊米林與帕熱爾紀念像(Pamyatnik Mininy i Pozharskomu)、GUM以及歷史博物館都在十九世紀,列寧墓當然只能在廿世紀。 這麼百年一數歷史有點偷懶,但我想鉅細靡遺大家也會很頭痛(連莫斯科人頭都會痛的)。最重要的是,去紅場除了散步拍照逛教堂博物館看遊客餵鴿子(這次為什麼不記得有看到鴿子?),錢很多的可以血拼之外,還可以做什麼? 我想不出別的。不過紅場的新年倒是很有氣氛,本國外國人都會擠到那裡去倒數新年,全部的人都裹的跟熊一樣,十二點開酒開香檳,全喝成瘋子,然後繼續擠到地鐵瘋到市中心各處去。 現在從Ohotniy Ryat地鐵站可以直接進去一個新開的購物中心,在地底應該有三、四層左右。感覺有點像把Joyce往地底下襬,高中等的衣飾百貨一併俱全。但Sveta的財力很有限,一件裙子、襯衫要價逼近三千她可辦不到。雖然很多商店正夏季折扣,但因為她要買的是秋冬款,於是啥MEXX、Mango(他們的芒果牌是義大利貨,貴的要命)、Benneton等,這些我們一般上班族隨手就拿的牌子,只能看看就算(還好也沒看到喜歡的)。 終於在一間價位中等的女性服飾店買到裙子與外套,但也花掉她將近半個月的薪水。替她覺得心疼,但也高興看到她滿足的笑容。 坐在購物中心出口小抽管菸,人潮來來往往。Sveta說,直到現在她還是很不習慣這樣逛街,五年前,月薪一百多元美金是根本想都不用想,接著拿了好久兩百元美金的薪水,一直到現在翻賺兩倍薪水了,她才開始有能力幫自己買些衣服,但還是很少有這樣的機會。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清楚,這樣的欲望,人多少都會有的。Sveta他們的生活、態度,從未讓我感到經濟上的困乏,雖然不能說全然滿意自己的經濟狀況,但跟大部分的人一樣,實際上對於賺錢(尤其是賺很多錢),他們並沒有太多的選擇。

圖片索引︰
紅場面對聖瓦西爾教堂全景

歷史博物館

左邊是歷史博物館,一八七五年建造由建築師V. O. Shervug設計,A. A. Semenov監造

聖瓦西爾教堂(Hram Vaciliya Blazhennogo)

古典建築式購物中心GUM

克里姆林宮

其城牆下窩著方塊疊成的列寧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