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市慶奮戰黃瓜醃與小龍蝦

俄國人習慣煎扁扁的肉餅,圓滾滾一顆他們好像會有點手足無錯。這次半斤絞肉揉了十三顆小貓頭,我決定用其中一半來咖哩熬。大蒜、洋蔥切碎之後悶炒到爛,炒咖哩粉、加水、滾開,把丸子扔進去、並切馬鈴薯小塊作伴,蓋鍋。因為是用扁鍋熬的,所以要把丸子翻來翻去,球面才能充分吸收到湯汁。 韓國咖哩好像不夠香,也沒有很辣。但確有咖哩的「樣子」。 所以下次熬他們的咖哩,要記得扔一堆月桂葉進去,並且多加幾根辣椒。我解決兩顆,另外四顆盛起來放。晚上我們要去Sasha表妹Nastiya家作客。 Nastiya是紀錄片導演,現在拍攝關於伊朗的一部紀錄片,已經拍了三年,因為上一筆補助金用完了,卡住,在找新的財源。她家在「1905年」地鐵站往北的下一站「Begovaya」,公寓是她奶奶買給她的。奶奶也是導演,哪有戰爭就往哪邊拍去,據說是六十多歲強悍俄國的俄國婆婆,離婚頗久。 開門,一隻健康的拳師狗迎接我們。她穿著一條比基尼內褲,減了一個小洞讓尾巴短短圓圓一小球竄出。拳師狗看到生人開始吠,於是接下來的一個小時,我都忙著跟她建立感情。她或趴或蹲或坐在我面前,不時偷偷瞄著我。我跟她說︰你不要擔心嘛,我不是韓國人,不會吃你的…… 公寓也是一間房間一間廚房,大概十幾坪大的房子,一個人住算豪華。Nastiya不高有點圓,看起來是個蠻有自信的女孩,這晚我們聊的主題都環繞在狗、貓,以及她不小心飛掉的鸚鵡上面。因為有朋友說泰國的大鸚鵡很便宜,一隻一百五十元美金,所以她已經在想如果台灣跟泰國就在「隔壁」,我可以幫她去買然後交給她開直升機來回泰、俄兩地的朋友。那為啥不叫直升機朋友直接幫她買? 「因為他買過一次啊,買錯了。」Nastiya沒好氣直罵笨蛋。 我也很可能會犯這種錯誤,就算台灣跟泰國就在「隔壁」,我坐個車就可以幫她效勞的話。得知我們中間還隔著海,Nastiya不禁沮喪起來。 經過幾個小時,拳師狗跟我的感情已經大有長進。但眼看著地鐵就要關門,我也不能再多做什麼努力。 回家之後,我把咖哩小貓頭熱過,他們委婉的說很好吃,但是,嗯,因為很辣,所以決定隔天再接再勵剩下的部份。於是昨晚他們很辣的入睡。 通常,星期六是我們的懶散日,啥事也不幹哪裡也不去。但今天Sasha已經安排好了重頭戲——醃小黃瓜。此外,八月三十一日是莫斯科的市慶,無聊活動很多,但也可以預見之後街上酒鬼處處,沒啥必要出門。 中午Sasha便出發去市場買食材,除了一堆小黃瓜跟玻璃罐,其他還需要什麼我一無所知。過了一個小時,Sveta終於決定起床,兩個女人開始在廚房哈拉兼殺食物,並且覺得很奇怪,為啥Sasha去那麼久?又過了兩個小時,終於聽到門鈴聲。 一進門他拿著一個袋子就往浴室跑,抓臉盆放水,從袋子裡倒出一堆活蹦蹦的小龍蝦,把我和Sveta嚇到衝出浴室。接著又往廚房堆數量驚人的小黃瓜、一堆我認不出叫不出名字的植物,是醃小黃瓜重要的香料來源,他們大概有三種,其中一種是櫻桃葉。事前的準備工作比較累,首先要把大的玻璃罐徹底洗淨,Sveta用蘇打粉裡外刷過一遍之後,再用熱水沖洗,倒放在乾淨的地方晾乾。接著要洗小黃瓜。因為小黃瓜的表皮不是有細紋凹陷就是長班粒點點,這些地方都會「藏污納垢」,務必要用乾淨的菜瓜布徹底刷洗。光這兩樣,就花了至少四、五個小時(當然中間加上我們偷懶、抽菸的時間)。 然後也要把小黃瓜晾乾。這道手續完成之後,已經接近晚餐時間,Sasha準備好了要鮮煮小龍蝦。他把水煮滾、放黑色大胡椒粒、月桂葉,以及某種我還是不知道名字的植物,滾個幾分鐘讓香味散出,再把小龍蝦分成兩批下鍋。莫斯科不靠海,因此市場上見到的活海產,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淡水產,河或湖裡撈的。這小龍蝦也是。Sasha說,他沒有見過活的螃蟹,不曉得他們長什麼樣子。 小龍蝦不便宜,一公斤要三百多元盧布。昂貴,所以他們一年大概也只能吃一次,過往都是去南方海邊渡假時可以嚐到,但今年大雨,無緣。Sveta面對一整隻的小龍蝦,不曉得該往哪裡下手,Sasha邊撥自己的邊問我邊給予Sveta技術指導。基本上跟螃蟹的解決步驟差不多,先是夾子腳,然後小小腳或直攻頭殼,小龍蝦的頭很大,一撥開兩邊是肺,不能吃,但我猶疑的是頭部的餡,覺得他跟北極還是南極甜蝦的結構很像︰排泄與產卵的位置很近,因此應該是在煮之前,就要處理掉排泄物的部份。但請別問我如何操作,面對活物,我只曉得「理論」,並不清楚執行步驟。於是最好的方法是把那些餡挖掉,因為我盤子裡的他們,沒有一隻看起來是有卵的。 小龍蝦的肉還蠻甜的,但我其實已經在想這種size再小一號,用來熬胡椒蝦鐵定很美味。會把Sveta跟Sasha辣翻天。他們對辣的承受度,低到無法想像。哈。 半個小時後,我盤中的龍蝦全解決殆盡。他們還有一大半,Sasha笑說海洋長大的孩子果然應付海產動作迅速。不曉得為何覺得睏,於是在他們奮戰小龍蝦之時,我決定去小瞇片刻。 屋外哪裡老傳來刺耳流行音樂的聲音,我們一直以為是樓下哪邊的鄰居之傑作。過了好久,我從暗中醒來,聽到煙火的聲音。 離我們不遠的湖旁,為著市慶舉辦演唱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