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幸福蔬菜湯

夏屋是指在城市郊外,夏天前往渡假的鄉間小屋。確切起源難考,得找專家來問。但在廿世紀革命後蘇聯時期,居住城市中的公民,每個家庭應該都有權利免費得到一間小屋。現在應該是沒這種好事了,不過我認識的朋友,幾乎每家都有夏屋可去。五六年前我去的夏屋,是在Kanokovo城附近,那時沒自來水沒電。但Sasha跟我說,現在這些都有了(我在想他指的應該是莫斯科郊區的夏屋。) 鄉間本來就有原住居民,而供與城市居民夏天渡假的小屋,除了夏季之外,空屋機率頗高。此外端看那戶人家有沒有時間、閒空去整理那平常無人踏至的屋子。在夏屋能做的事情很多︰砍柴、掃除、鋸木、油漆、整治屋頂、門前後庭園等等。我一想到Sasha在那裡忙近忙出,旁邊擺一個閒人,就覺得有點替他礙眼。所以,決定有機會他在夏屋沒啥事幹的時,再去那裡渡假烤肉。 於是昨晚和Sveta哈拉到頗晚(我們兩個蠻會哈拉的,經常聊到讓Sasha趕她去睡覺,因為Sveta有下床氣,必想起床時可能會踢人~)。今天中午起床,覺得自己好像感冒了。 抬頭看到陽台的門,沒關好。真完蛋。 果然症狀開始緩慢的出現。但因為手上有底片需要沖洗,且想著或許應該出去散步透氣,便步行去了地鐵附近的市場。Kuz'minki附近的市場叫「Aphganez」(阿富汗人),據說是蘇聯從阿富汗撤軍之後回來的軍人互助建立的市場,政府則給予採購販賣價格上的側邊幫助。 我沒有往裡面逛去,因為看見往裡走的攤子都是賣衣服、用品的為多,靠近外邊的這一路沿途食物攤比較多。遇到一攤賣香料的,沒看到花椒,倒有咖哩。咖哩居然是韓國貨,倒沒用過,乾嚐是一點點辣,但不確定煮起來的效果如何。一勺湯匙十元盧布,我黑胡椒買了兩勺、咖哩三勺。至於要舀多高份量並不精確,看賣者的心情。小販看起來有點像中東人士,濃眉大眼膚色較深,他問我哪裡人,回台灣,果然又跟中國攪成一陀,真想貼個牌子在自己身上。 買了一些生菜準備之後做沙拉,接著遇到一攤是東方臉孔的女孩主持的沙拉攤。她先是用某一種我聽不懂的語言問我話,發現我聽不懂之後,才用俄文詢問需要什麼。這樣的攤子以前在大學站附近的市場也有,沙拉都做的很好吃,比較高級的是章魚或蘑菇沙拉,兩者我都很喜歡。我發現所有的沙拉價格沒有差很多,一百公克十五元盧布到二十五元皆有,蘑菇跟章魚都是後者。 買了一百元的蘑菇沙拉安慰一下自己的病情。回到家時已經疲累不堪。 Sveta回來為我的感冒又開始焦慮,從冰箱搬出一堆藥,一一解釋,那多半是治療喉嚨痛、咳嗽的,咕嚕咕嚕漱口吐掉可以緩和喉痛,治療咳嗽的很酷︰跟熱水攪和一起,蓋在棉被裡吸足熱氣之後,倒下去睡。但我對藥之興趣缺缺,決定等到病到自己忍受不了的程度再說。 前晚Sasha熬了一鍋肉湯,準備讓Sveta煮蔬菜湯(Shi)。因為那高湯已經放了一天,加上我生病,Sveta決定今晚的晚餐就是它(雖然好像要弄個幾個小時,但值得等待)。把肉塊等從高湯撈出放在一邊,高湯往熱爐子一擺,從冰箱抱出一顆圓滾滾的高麗菜(還讚美了那顆高麗菜之結實幾句)——它將是這道湯的要角,切對半,然後把另外一半削碎片。俄國的高麗菜是寒帶種,纖維比較硬、甜度也比我們的高麗菜高,煮湯非常適合。切完之後扔近滾滾高湯裡,再切馬鈴薯小塊,一樣扔進去繼續滾,之後再炒洋蔥、青椒,原本還應該有番茄,但是忘了買,所以用某種不太辣的辣椒醬替代,求顏色的契合不求味道之符合。熬了些時間的高麗菜再把炒過的洋蔥青椒等倒進去,再滾。滾到這些菜料都攪和一起到一種接近完美的程度(該爛的都爛得差不多),就可以了。 Sveta覺得味道很奇怪,我覺得不能再完美。她覺得很辣,我一點感覺也沒有。因此她開始往自己的碗裡倒俄國奶酪,以便把辣味蓋過去。她突然想起那些孤單的肉塊,問我要不要,我才知道那肉是可以吃的(為啥沒有扔進去一起煮呢?我忘了問,不過我猜,是因為鍋子不夠大,肉塊骨頭蠻佔空間的關係。) 滿足的喝了三碗菜湯,然後準備熱呼呼的倒下去睡覺。 感冒能有熱湯喝,是再也不能企求更多的幸福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