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1995年 秋天

無視於身旁人們的漠然,兩個年輕的東方女子,雀躍地談論著第一個即將在異國渡過的冬季,早早就想趁著節慶,好好地挑購一下禦寒的大衣。街道旁的國營商店,枯燥單調的櫥窗,在窗旁三色國旗的對照之下,顯得更無生氣。 國營商店營業與否,對這兩個東方女子來說,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美金店是全年無休,她們知道,沿著大街,坐幾站電車,就可以到另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去。她們如此急切,甚至就靠在門把旁的空隙,以便隨時可跳下車。電車裡的人們,對於這兩個異國女子並沒有投注太大的眼光,僅僅一撇,又繼續看著窗外連綿不絕的房屋、公園、散步的狗及人。而她們,則興奮地討論著沿街可能會看到的古蹟,或者美金商店。 電車穩穩地靠站,但未如往常一般,等乘客上車後就關門。離門口較近的那個女孩,馬上熟練地拿出包包裡的月票,年輕的查票員緊抿著嘴,點頭轉身,未發現另一個女孩驚慌地對同伴求救。她知道查票員是因為信任M大的學生,不會起疑,便用眼神令她噤聲。 車上的人不多,查票時顯得更安靜,全部的人像在演一部夢中發生的電影一般,幾乎只聽得見,街上落葉掃過的聲音。突然,一個女人的尖叫把大家狠狠地拉回現實中。她歇斯底里地舉著手中的證件,衝著年輕的查票員模糊地喊著些什麼,混亂中只依稀聽見幾個字:「⋯⋯丈夫的傷殘證明⋯⋯政府給的⋯⋯」等等⋯⋯。 查票員堅持要這女人下車解決。由車上乘客的表情看來,他們並不太明白事情的發展是如何,大家楞楞地像在看一場撲朔迷離的肥皂劇。突然,劇情有了急轉直下的變化:查票員拉著那女人一隻手臂,堅毅地往車門走,當他一腳已經跨下車門時,那女人用另一隻手,死命地纏住車門把,硬是扯回了被查票員拉住的那隻手,然後,跌坐在階梯上,放聲大哭:「查票員打人了!打死人了!⋯⋯」 尖厲嘶聲地哭著⋯⋯那個站在車門旁,剛把月票放進包包的東方女孩,看見了那女人是如何耍賴地將自己跌坐在階梯上,如何恣意地披頭散髮控訴著查票員,而那查票員是如何驚異且不解、孤獨地站在車外,看著那女人。那東方女孩目瞪口呆的看著真正才開演的這齣戲,口中卻指控不出,她所看到的真相。她明白,被壓迫了許久的弱者,一旦發現可以經由某些手段取得力量時,會毫不猶豫地使用它,不管真理,遑論真相。 當東方女孩剛從思緒中返回時,群情激憤的乘客已經衝下車團團圍住了查票員。查票員年輕的臉因為被誤解而扭曲,青筋擠露在漲紅的血色裡,對峙雙方不滿的情緒隨時引爆,車上的乘客,也開始騷動起來。那東方女孩眼睛盯著仍在喊「殺人了」的女人,心裡期待著車下能理性的解決這次的事件。但是,緊接下來的兇殘畫面,讓她幾乎陷入瘋狂的情緒中,幾近崩潰⋯⋯ 那個從她身旁衝下去的老人,狠狠地往查票員年輕的臉咬了下去,然後回身上車,滿足地擦去嘴邊血漬。她鼻中充斥著那老人嘴邊的血味,僵硬地轉回頭,看到查票員那幾乎被咬下來半邊的臉,她不禁驚恐而憤怒地尖叫起來。無所謂理性,瘋狂憤怒燃燒著她,一頭衝向仍在擦拭著嘴角的老人,以她還並不太熟悉的,他人的語言,用力地對他狂吼:「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麼事?憑什麼?憑什麼?!」 然後,不顧那老人的驚愕,那東方女孩衝下車,推開正要打架的一團人,站在中間,瘋狂地哭喊著:「你們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那幾乎已經陷入瘋狂的東方女孩被同伴拉開了,拉到拳頭遠遠不及之處。她們邊哭邊看著遙遠的站牌下,群眾已被隨即趕到的警察圍住,然後,才放心地、拖著疲憊的腳步,往來時的方向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