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老三(一)Третий сын/普拉棟諾夫 А. Платонов

看她這會兒工作緩慢,算錯錢,記性和注意力漸漸變差;就是從事平凡、簡單工作的人,也需要內心的幸福啊! 發完電報,老父親回到家,在長桌旁坐下,挨著亡妻冰涼的腳,抽著煙,低訴憂傷的話,盯著那形單影隻的灰色小鳥,在籠裡的細樑跳上跳下,有時便輕聲地哭了起來。 然後,稍稍平靜些,給懷表上發條,望著窗外大自然裡變幻莫測的天氣。時而樹葉帶著濕潤的、疲憊的雪片飄落,時而下起雨,時而落日的餘暉,冷若星光——老人就這樣等待著兒子們歸來。 翌日,長子——老大,就坐飛機回來了。剩下的五個兒子,也在之後的兩天裡回到了家。 其中,老三是和女兒——六歲的小女孩-一起回來的。她從來沒見過自己的爺爺。 母親在桌子上已經等候已經是第四天,但遺體還沒有屍體的氣味,它因為疾病和乾扁虛弱而顯得如此乾淨俐落;她給了兒子們優裕健康的生活,留給自己的卻是節儉、瘦小單薄的身軀,且還久久的珍惜這副軀體,即使在最悲慘的情況下也是如此。為的不過是給孩子們愛,以他們為豪,-當她還在世時。 幾個彪形大漢——年齡在二十歲到四十歲之間——在桌上的靈柩旁默然肅立。他們一共六人,第七個是父親,個子比小兒子略矮一點,體弱一點。爺爺抱著孫女,她因為害怕面對著那陌生的,死去的老太婆,似乎從微啟的眼皮下,用一動也不動的白眼球朝自己看,而嚇得瞇起了眼睛。 兒子們默默地啜泣,忍著淚水,扭曲著臉,忍住哀傷不哭出聲來。父親已經不哭了,他在他們之前一個人哭夠了,此刻正暗自激動地、懷著不合時宜的欣喜揪著體魄強健的兒子們。 其中兩個是海員——船長,一個——是莫斯科的演員,另一個——有女兒的那個是物理學家、共產黨員,小兒子學當藝術師,老大則在一家飛機製造廠當車間主任,胸前別著勞動功勛勛章。一共六人,和第七個——父親,靜靜地站在死去的母親身邊,默默哀悼她,隱藏彼此的絕望、童年的記憶、以及失去的幸福母愛。那源源不斷地、無償地奉獻著幸福的母親的心,跨越千里,總能尋到他們。 他們時時不停強烈地感受、意識到這一點,因而在生活中更加能奮鬥出成果來。如今母親變成一具僵硬的屍體。她再也不能愛任何人,只能躺在那裡,像個冷若冰霜的、陌生的老太婆。 她的每個兒子感到自己此刻是孤獨及恐懼的,彷彿在某處黑沉曠野中,一盞舊宅窗台上點燃的燈,照亮了黑夜,照亮飛舞的金龜子、青青的草地、空氣裡成群的蚊蟲,-整個童年的世界,環繞著這幢舊宅院,被在那兒出生的人遺棄了的舊宅院。宅子的大門從來就沒有關上過,為的是能讓離家的人回來,然而,誰也沒有回來。如今,夜色窗上的燈,真的一下子熄滅了,現實變成了回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