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幸福的結局(二)Счастливый конец/朵卡列娃 В. Токарева

當我丈夫看到我的護照被撕掉時,他明白,我從生活中被剔除了,且不可能有任何轉圜的餘地。現在他自由了,但要自由作什麼-還不是很清晰,且也不是頂清楚,這自由他到底需不需要。這樣說吧,從我身上得到的好處,比跟我在一起不舒服來的多的多。 當我丈夫從戶籍登記處回到家時,神情恍惚,像吃了太多安眠藥一樣。 中午休息時間,我的好朋友安拉和葉拉跑來。她們倆的都相當漂亮,但安拉的美只有我看得到,而葉拉的美麗-所有人都看的見。安拉一個人住,沒有情人,沒有家庭。她認為我一切都很順利,且不明白,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人的一生中,是什麼都沒有,但難道這樣躺著會比較好嗎?…… 葉拉也是一切都很美滿。跟我一樣,她也有晚禮服的困擾。且她也疲累於尋找各種不同的生活方式。就算不疲累好了,也是被這些嘗試耙得一乾二淨,空蕩蕩的。但現在她明白,她沒有辦法因自己個人的意願從生活中逃脫,所以她必須嘗盡所有的苦杯。 她們看著我的面具臉,抑鬱地沈默著。我的死亡對她們兩人來說算是一個借鏡。我和她們兩人都很好,但她們兩人之間卻不然。她們各自有各自的道德要求,但現在,站在我的棺木旁,這些要求似乎不存在了。 ——我們所有人都對不起她,——安拉說,——沒有任何人希望知道,她發生什麼事。沒有人希望幫助她。——但怎麼幫她,如果她從來都不需要任何人? 電話響的相當地頻繁。丈夫拿起話筒,說「她不能去,因為她死了。」另一頭,看來,有一段長時間的停頓。人們驚愕地說不出話來,而且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問,還是不問的好。電話另一頭沈默著,丈夫也沈默著,然後道再見,掛掉話筒。 那他打了電話沒?似乎沒有。等著我打去吧!最後一次我們決定:愛情-不成為破壞自己孩子們生活的藉口,然後開始找尋能使所有人都好的辦法。我們像蒼蠅撞玻璃一般,走投無路。甚至還可以聽到那聲音,但就是什麼也想不出來。 ——分手吧!——我這樣說。 ——那怎麼過下去?——他問。 這我不曉得。他也不知道。 ——就這樣吧!——我說。 ——那不是生活。 ——那還有什麼出路? ——要是我死在飛機上,那就會是最幸福的結局。 ——小孩怎麼辦?——我問。 ——他們將會愛著對我的記憶。 ……真有趣,他到底打了電話沒?或者過兩天會打來,像平常一樣。「她死了」,——丈夫將會這樣說。 他開始沈默,我的丈夫也會開始沈默,然後我丈夫就會道再見,並掛掉話筒。就這樣。沒有別的可能性。死亡令人無聊的是,沒有提供任何的可能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