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見習僧(姆采里)四Мцыри/萊蒙托夫 М. Лермонтов

十七 我等著。這時在夜的暗影中 牠已發覺敵人,突然 發出長聲悲淒 吼聲⋯⋯牠開始 憤怒地用爪刨掘沙土, 後腿直立,往後一傾, 然後便像可怕的死神 向我第一次瘋狂的猛撲⋯⋯ 但我已預先牠有這一著。 我的打擊又快又準。 手上的樹枝,如斧 砍開牠那寬大的前頭⋯⋯ 牠呻吟起來,像人一樣, 隨後便仰面倒下。雖然 從牠的傷口不停流出鮮血 綿密,如寬廣的波浪 但戰鬥又重新沸騰,殊死決戰! 十八 牠朝我胸口撲來, 我已成功刺入牠咽喉, 在那裡兩次轉動 我的武器⋯⋯牠嚎叫起來, 用最後的力量猛然一衝, 而我們,交纏一起,像兩條蛇 比兩個朋友的擁抱還熾熱, 齊倒在地,黑暗中 戰鬥在地面上持續進行。 在那時我是可怖的; 像荒野的雪豹,凶狠、野蠻, 我怒火中燒,吼叫,像牠一樣; 彷彿我自己也是出生在 雪豹和豺狼的家族, 在深林清新的帷幔下。 好像,人類的語言 我早已忘卻--在我的胸膛 生出那樣可怕的吼聲, 好像自幼我的舌頭 從不曾習慣發出其他的聲音⋯⋯ 但我的敵人已開始筋疲力盡, 掙扎著,呼吸越來越緩慢, 最後一次緊緊地壓住我⋯⋯ 牠靜止不動的眼睛瞳孔 發出一道可怕地光--然後 閉起來,靜靜沉入永恆的夢境; 但牠和牠戰勝的敵人, 都曾與死亡正面交手, 就如在戰鬥中遇見戰士一樣! 十九 你看見在我的胸口上 有許多深深的爪痕; 這些傷口還未平復, 還沒合住;然而大地 潮濕的覆蓋使它清新 死神會使它永遠痊癒。 我當時完全忘了它們, 而,凝聚我殘餘的力量, 慢慢地走進森林深處⋯⋯ 我徒然無用地同命運對抗: 命運在嘲笑著我! 二十 我走出森林。這時 天剛微亮,星辰 消逝在白晝光輝 送別的輪舞中。霧氣朦朧的森林 開始私語。遠處的山村 冒起炊煙。山谷裡模糊的聲音 隨風吹來⋯⋯ 我坐下開始聆聽; 但聲音卻隨風而逝。 環視四周: 那地方,彷彿似曾相識。 我不禁悚然,久久無法 理解,難道我又回到 原來的那個牢籠; 徒然經過這麼多天 我被那神秘的思緒繚繞著, 忍耐著、煩惱著又痛苦著, 這一切是為了什麼?⋯⋯為的是 在如花綻放的歲月,看看這個世界, 在深林的喃喃私語中 我見識了自由的無上幸福, 將懷念聖潔家鄉的哀愁, 責難那被欺瞞了的希望、 以及你們的哀憐所帶來的恥辱⋯⋯ 一起帶進了墳墓裡! 我依然深陷懷疑之中, 我想──這是一場惡夢⋯⋯ 突然遠處的鐘聲 再次在寂靜之中響起-- 我立刻明白這一切⋯⋯ 啊!我立刻認出它的聲音! 它從孩時的眼中便不只一次 趕走眼前活生生的夢 夢見親人和朋友們, 夢見草原的野性自由, 夢見輕盈、飛馳的馬兒, 夢見山岩間奇異的戰鬥, 在那兒我單獨擊倒好多人!⋯⋯ 我無淚,無力地靜聽。 彷彿,那聲響是 來自我的心中--似有人 用鐵鎚敲打著我的胸口。 那時我模糊地理解, 此生我的足跡再也不能 印上故鄉之土。 圖說 1957年,《見習僧》的書封|| back 圖片來源:http://www.clubarion.com/images/Konstantinov-3.jpg 原始網頁:Клуб Арио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