頹廢典麗 歿世代俄國之旅

關於部落格
  • 65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到底誰殺了我老婆?

那麼挑上這說《克魯采奏鳴曲》寫書評有一個非常私人的理由:我想,一牢永逸地把我討厭他的理由寫一寫,下次人家再問我:「為什麼?」,我只要扔一個連結給他就可以了。 網路真方便。 但是因為是寫書評(你不要問我書評可以這樣寫的喔?編輯覺得可以就好了),所以無可厚非我得先從書開始講起。既然這本書是以他的中篇小說〈克魯采奏鳴曲〉(Kreutzer Sonata,Крейцерова соната)為名,那麼我就先講這篇好了。 故事很簡單,就是說故事的人提到某次他搭火車,在火車上遇到一個男人,整個旅程上男人跟他敘述他是如何怎麼的最終殺了他老婆的故事。 雖然是對話的形式,但是總二十七個章節,從第四章開始,幾乎由殺妻者Pozdnyshev一個人嘰嘰咕咕拼命不停的講,那個說故事的「我」偶爾插個花。Pozdnyshev 又演又唱,左批男人的淫亂無度卻不被懲罰,右批女人以性控制這整個世界,描述婚姻生活是多麼的枯燥乏味,愛情是如何被埋葬在這些生活日常瑣事裡,而愛情又是如何的因為彼此對肉體感到厭倦疲而導致厭憎衝突__等等等等。 經歷過婚姻、愛情種種的人不免一路看一路點頭如倒蒜:「嗯嗯,嗯嗯」、「幹!真的是這樣耶!」、「太犀利了,簡直說到我心裡頭去了!」__接著往下越看越不對,因為主角的結論隱隱快要導向某個一般人都不太願意去選擇的路:既然這麼痛苦,乾脆出家算了! 縱然愛情再怎麼跌跌撞撞死過三萬回,婚姻再怎麼不堪令人痛心累累,可是就為了這樣禁慾好像不免有點「那個」。 也因此,這本書被視為老托晚年說教經典之一不是偶然。那個時候的老托已經快要抵達他宣揚「四大皆空」(這個詞我胡扯的請讀者不要當真但是意思就是差不多那樣啦)的階段,他個人要四大皆空就算了,讓他的主角也勸世人都該四大皆空好像不免有點「那個」。 (題外話:當然最終老托不僅不遺餘力宣揚他的教條,也吸引了好大一批陪著他身體力行的苦修禁慾迷。) 〈克魯采奏鳴曲〉在主題的選擇上是一個對當時社會衝擊性很大的作品。單純的以這個男人是因為懷疑「妻子外遇」而「忌妒殺妻」,不免過於簡化老托真正想表達的意念,因為整篇作品他批判的是造就了「殺妻者」的那個社會:淫亂、道德淪喪、自私⋯⋯ 對廿世紀的若干女性主義者來說,老托在這篇小說裡嚴詞兩性不等、女人被迫以性交換權力的批判,無異遇到百年知音般地興奮。然而對我而言,無論老托在小說中,他筆下的男主角如何批判兩性社會地位的不公,對於這個「準外遇」事件的看法、感受如何又如何,我始終很在意,那個連名字都沒有的女主角,她真正的聲音是什麼。直到最後一個章節的末尾,我才覺得老托筆下的女主角,終於講出一句像樣的話:你憑什麼這樣就把我殺了,憑什麼!(這句話也是我轉譯的,要知道那個從頭到尾都沒有名字的「女主角」講了啥,自己看書去。) 這篇作品與另一篇也收錄在木馬版《克魯采奏鳴曲》的〈依凡.依里奇之死〉(Смерть Ивана Ильича),都是老托晚年的知名著作。那所謂婚姻如何讓一個人就這樣枯燥無聊又可怕的過完一生,這篇作品是極佳範本。另外,建議挑篇章看這本書的讀者,有篇對台灣讀者比較不熟悉的作品〈霍斯托密爾〉(Холстомер)可以瞄瞄,也是屬於老托晚年的作品(前期作品修訂於晚年發表),他藉由一匹馬的身世,批評人類的私有制度(這樣講好像有點無聊)。 講半天我提到我為啥討厭老托了嗎?好像沒有。 看,這就是寫書評的壞處。因為你不能只寫人家不好的地方,好的地方也要提一提,那麼因為篇幅力氣所限,所以把「客觀公正」的部份講的差不多,也就沒力氣講「私人主觀」的立場了。而且讀者也看得很累了,再講下去就沒啥意思。 因此要趕快做結論。總之,我就是對「道德重整委員會」的「組頭」很有意見就是了啦。對很多人來說,老托是「最偉大的俄國作家」可能不是什麼該把鼻子翹朝天的詞兒,但是對我這種向來不擅於套用最高形容詞的人來講,要幫他戴上這頂帽子,我寧可學會了怎麼套之後,把帽子往別的哪些作家頭上戴。 講完了。 (原刊於網路與書,書單元http://www.netandbooks.com/taipei/books/data.asp?pageto=2&id=1358) 圖說 1. Лев Толстой,列夫.托爾斯泰,1828-1910。托老最知名的形象,非他一臉的大鬍子莫屬,敬者望之肅然,畏者望之無趣。因為「大鬍子」形象著實刻板,找了一張照片,證明一下托老也是有青春年代的,不過也是嚴肅的很就是了。|| back 2. 《依凡.依里奇之死》的俄文版封面。這種版本是有點像企鵝平裝版的俄國文庫本,印刷不怎樣,但是價格相當低廉。這個封面畫得依凡.依里奇倒蠻傳神的,一臉人生無味無趣的無聊樣。|| bac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